學習動態
除了職稱,還可以有哪些追求?教師成長10問,句句戳心!
發布時間:2017-04-05 作者:管理員 摘自:本站 點擊量:2282

 

 

過去,教師們總是太依賴于專家怎么說,領導怎么安排,其實,教師的成長必須從自己的教育教學實際出發,在自己的親身實踐中提出問題,通過研究“我”的困惑和疑難,真正為教學實踐掃除障礙,并提升自己的專業素養。


“發現問題—提出問題—探究問題—討論問題”,這是成長的思維路徑。


學會追問,學會思考,是教師成長的前提,也是不可或缺的基本素質。可是,許多教師每天面對熟悉的學生、教材和環境,日復一日地工作,一切都習以為常,難以提出問題,因此,成長也就無從談起。

 


本文試圖從普通一線教師的視角,提出有關教師成長的話題,為教師的反思成長之路開啟一個入口,提供一個臺階。


提出話題,不是為了尋求答案,學會追問和審視當下的現象、事件和行為,是一切成長的開端。

 

寫下,就是影響和改變


 


無數的經驗表明,寫作是教師成長的必要手段和必由之路。但是,也有不少教師覺得,寫作是教育教學的“分外之事”。

 

其實,互聯網時代,寫作或記錄,已經成為普通人傳遞信息、表達情感、交流思想的重要手段。作為教師,我們對教育教學信息的選擇、處理、加工、使用和創造,本身就是一種寫作。換言之,寫作是教育生活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而從教師成長的維度看,專業寫作有著更為重要而深刻的意義。從某種意義來說,每個教師都在書寫自己的教育史,以每堂課,每一天的教學,每學期的工作,每屆學生的畢業。教師要教書,要讀書,更要寫作,讀者不應只有自己一個人!


 

若你此刻告別講臺,會如何選擇?

 

 

向死而生,才能更明白生的意義。“教師”不是我們的終身角色,有一天,我們終將告別講臺。以終為始,探尋終點,不是為了紀念,也不是一場暢想,而是為了能更清晰地看到自己內心的方向,更像一次人生規劃。


有人選擇“不說再見”,有人選擇“另一種開始”,有人選擇“從現在開始努力”……那么親愛的老師,試著問一問自己,你的選擇又是什么呢?


 

成長路上,有哪些助推器?


教育是需要契機的,作為教師,能否抓住這個契機,考量的是教師的基本功。對于自身的成長也一樣。


無挫折不成長,無困難不進步,每一步成長都伴隨著對于過去的否定。成長路上,哪些人、事和環境給你提供了成長的契機和動力?怎樣把困難和挫折轉變為自己的墊腳石? 


 

除了職稱,還可以有哪些追求?

 

 

無數教師因為職稱評定而糾結。嚴格的名額限定,讓教師們常常陷入“你爭我搶”的境地。不知教師們是否想過,除了評職稱,教師還應該朝著什么方向努力?


在“互聯網+”時代和新課改背景下,不知大家是否發現,一個專業、情感和人格成熟的教師,他追求的更多的是心靈的自由、生命的解放和責任的擔當:或解放自己或銳意創新,或專心致志或豪放不羈。


但毫無例外,他們都希望成為一個更飽滿、更有生命力的師者。而這種指向職稱以外的追求,為他們帶來了不一樣的幸福體驗:重在內在修養,內心感受,無須他人評判,實現從“他人認同”到“自我認同”的轉變,清晰地感受到自身成長。

 

何謂師者的成功?

 

親愛的老師,教了幾年、十幾年、數十年學的你,覺得自己是否成功?你判斷成功的標準是什么?


講到為師者的成功,有許多通識的評價標準:學生成績優異,桃李芬芳滿園;各方人士認可,榮譽紛至沓來;職稱評定順暢,同事羨慕,自己心安。這不是成功,又是什么呢?


在世俗的眼光里,這的確是一種很客觀、很外在、很晃眼的成功,這種成功看得見、摸得著,實實在在、真真切切。


可再一細琢磨,上述的那些成功標準似乎與為師的“我”有關么?“我”的內心呢?“我”的追求呢?“我”的夢想呢?在那些所謂的外在光環一圈一圈地將“我”繞暈,“我”可曾審度過自己的內心,是否丟棄了原來的“我”?成功的外表之下,“我”是否真的感覺到了自我存在、自我成長、自我豐富?

 

教師的權利有多大?

 

時下的教育體制,對教師的種種束縛顯而易見,但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教師是否真的就不能有所作為?三尺講臺之上,還是有許多教師創造出了一個新世界。

 

 

有人說,教師沒有自主權,是帶著鐐銬跳舞。但也有人說,當教師站在課堂上,面對班級的幾十名學生,教師就是學生的“天”。有的人疲于應付,而有的人卻能創造新世界。三尺講臺,到底能做什么?教師的權利到底多大?怎樣才能更好地認識和突破束縛?如何才能更好地處理好自我發展和體制之間的關系?這是每一位教師面臨的現實之困。

 

從來如此,便對嗎?

 

一個新教師從走上講臺那天起,就走進了一個既定的環境,這里有長期形成的習慣和傳統。在教學上,要向“師傅”學習;在管理上,要服從學科組、年級組……

 

于是,許多事情,我們還沒有來得及思考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已經被“從來如此”的東西“先入為主”。

 

認真仔細地審視身邊的教育現象、教育行為,尤其是那些“教育常識”,你是否有過這種想法:從來如此,便對嗎?


 

成長,與自己死磕?

 

人是怎么成長的?

 

許多教師也許都會有這樣的感受:成長就是認識到自己的臭毛病,對它們不再縱容,不再姑息,直到把自己完全打碎,然后如鳳凰銜來香木,在烈火中重生。

 

死磕,其實可以理解為一種執著,一種堅持,一種堅守;死磕,就是不妥協,不茍且;死磕,就是追殺舊我,追求新我。


 

如何做一個“不乖”教師?


時下,許多人對“乖孩子”的概念有所反思。那么乖老師呢?

 

臺灣教師葉世升說:“我的不乖不是反叛,而是一種找尋——找尋著更多能說服自己的理由,也找尋著更多面向的思考。”是的,“不乖”這一看似不恭敬之詞、不和諧之詞,其實質指向鮮明的個性、獨立的人

總機:021-63171977  傳真:021-63171977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上海信息服務人才培訓中心  滬ICP備13012952號
XML網站地圖 HTML網站地圖

双重奖励老虎机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