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動態
基于社會心理的職普比博弈和對策建議
發布時間:2017-08-28 作者:管理員 摘自:本站 點擊量:1660

 

一、社會心理對職業教育發展的影響

 

 

 

職業教育的發展是一個社會歷史的過程。它是在一定的社會環境中存在和發展的。這一過程必然受到歷史的、文化的、心理的、經濟的、利益的、政策的、環境的各種要素的影響,是綜合博弈的產物。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所提出了集體無意識概念。所謂集體無意識,是指人的最深層次的心理積淀和普遍精神,是一種代代相傳的無數同類經驗在某一種族全體成員心理上的沉淀物。這種心理和精神之所以延傳不已,是因為有相應的社會結構、意念、傳統作為這種集體無意識的支柱。如“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輕視勞動、鄙薄技藝的傳統觀念已深深地扎根于人們的心理之中,在長期的滲透、彌散和泛化中,成為一種集體無意識觀念,這種觀念是這樣的強大和深固,以致延傳千年依然難以改變,依然主宰這人們的心理和意識。形成了對職業教育發展巨大的負作用和“殺傷力”。


中等教育是我國整個教育體系中的一個層級,目前分為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兩大版塊,實際上是根據人的就業需要、發展需要和經濟發展對不同規格人才的需要設計的。職普比是指高中階段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結構比,或者說類別比。為什么國家十分強調職普比大體相當,除了發展經濟的考量外,更重要的是當下的職業教育還是一種弱勢和末流的教育,如果沒有剛性的政策要求達標兜底,恐怕會失去保護和援手,導致職業教育更加孱弱。這可以從職普比的博弈分析見出端倪。

 

二、職普比互動博弈的多元分析

 

博弈論,又稱“對策論”或“賽局理論”,是指在一定的游戲規則約束下,基于直接相互作用的環境條件,各參與人依靠所掌握的信息,選擇各自的策略,以實現利益最大化和風險最小化的過程。對職業教育還是普通教育的選擇過程,實際上就是人們對兩類教育所能帶來的收益的比較、權衡、考量、甄選的過程。


觀念博弈。職普比的問題表面上看是中等教育的類別和分流問題,實質上關系到人的發展取向問題,其背后有著深刻的觀念博弈。人的觀念的形成源于傳統文化的影響和教育灌輸的左右。我國的傳統的主流文化是儒家文化,其核心是“學而優則仕”,即以官為本、以權為綱的“官本位”文化,人們往往把能否做官、升官看作人生最高的價值追求,而鄙視“樊遲請學稼”這樣的職業勞動。現實中,延傳至今的技術技能人才的弱勢地位和微薄待遇更是強化了人們的這一觀念,所以,非不得已人們是不愿意選擇職業教育這一路徑的,而寧愿選擇上高中、升本科,最后更有可能實現自己“官本位”的人生價值和職業夢想。這是觀念博弈上先輸一籌。


利益博弈。當下的社會是一個急功近利的社會,或者說是一個“錢本位”的社會,如果你當不了官、那有錢也行。或者說,如果接受職業教育的人仕途無望,但“錢”途不差,在利益博弈上不落下風,那同樣能吸引和激勵一部分人選擇職業教育。但問題在于,我國的技術技能人才的薪資待遇始終被鎖定在新酬鏈的低端,即便企業最優秀的技能大師工資待遇也比車間副主任少一大截。所以說什么“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關鍵是出了狀元、成了狀元,又能怎樣?大國工匠也沒見到有多風光、出彩、有錢。這才是癥結所在。這樣不公的利益分配格局損害的不僅是在職員工的所得,更重要的是對即將入職的技術技能人才是一種傷害,再遠一點,對有意選擇職業教育學習的人群是一種打擊,使他們避之猶恐不及。利益偏頗、公平不當的殺傷力可見一斑。


政策博弈。政策是為政者為了實現一定的目標而制定的政令策略和行為準則。它體現的是決策層面所期望達到的目標。劉春生教授指出:“職業教育要保持長期可持續發展,各級政府不僅要在思想上高度重視,更要制定和完善相關政策,為職業教育發展營造一個良好的政策環境。”對于普通教育而言,有著成熟的政策體系,而職業教育身為“富貴“教育,但財政撥款和經費投入卻一直低于普通教育,又怎能指望它辦出質量呢?而辦不出質量又更加坐實了你是末流教育的觀點,陷入了惡性循環。還有政府這些年雖然強調對職業教育要“高度重視”、“大力發展”,但虛多實少,口惠而實不至。比如一個職教法修訂,難產多年,至今還是“千呼萬喚不出來”。更別說像校企合作促進法等其他下位法、配套法了。所以,在政策博弈上,職業教育真是有苦難言。


人職匹配博弈。提出“人職匹配理論”的美國教育功能理論學者帕森斯認為:每一個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獨特的人格特質,相應地,每一種職業也都有自己獨特的要求。一個人的能力、氣質、性格、興趣同其所選擇職業的條件和要求越接近,工作的效率也就越高,成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反之,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每個人進行職業選擇時,必須依據自身條件和個性特征來選擇職業種類,以實現最合理的人職匹配。但由于職業教育“末流“的弱勢地位,以及在學歷、就業、報酬、體面和尊嚴方面倍受歧視,所以在人職匹配的博弈上,明明一些學生條件和特質只適合學習職業教育,也明知不可為的選擇讀高中,上大學。其結果只能是扭曲了自己,偏離了適合自己的正確的職業航向。而且即便上了高中,也難以敲開大學之門,最終還浪費了機會成本。這就是我們不看好或歧視職業教育付出的成本代價。


政府和市場博弈。我國的經濟發展或資源配置的調節機制,是循著“政府為主→政府+市場→市場為主”的路徑和趨勢發展的。目前還處在“政府+市場→市場為主”相疊加的過渡階段。2014年6月出臺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明確要求要“堅持市場需求導向,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就是說,市場機制應逐步替代計劃體制下政府部分職能,成為影響和決定教育資源配置根本力量。這就是政府和市場的博弈。目前,對教育的調控雖然我們說的是“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行的卻依然是政府干預。就是說,迄今為止我們的許多做法仍然還停留在政府調控干預為主的計劃經濟階段,如職普1:1就是如此。我們認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政府應當管住自己“閑不住的手”,在政府與市場的博弈中,把對教育的調節配置權讓渡給市場和其他配置主體,讓市場決定職普比例配置。


多種博弈要素結果的疊加,顯然給職業教育開出的是一張“負面清單”。說明職業教育生存發展的環境、辦學吸引力還有待加強和改善,對職普比大體相當的目標而言,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博弈劣勢,同時又不強制干預,達成這樣的目標還是有相當難度。職業教育職普比不高,實在是情理之中。

 

三、保持職普比大體相當的對策建議

 

我們對職普比的基本看法。我們傾向于在一段時期內,應保持職普比的大體相當。理由是:第一,職普比大體相當,是國家推行的保持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統籌、協調和均衡發展的一項基本政策。對于保證我國整個教育結構的優化、教育類別的完善、教育體系的建構以及該體系培養出的人才結構的合理性,都具有重要意義。第二,職普比大體相當是一種柔性規范。有著很大的彈性空間和伸縮余地。它并沒有強制你非得怎樣,非得達成怎樣的剛性指標。它是一個動態、變化的概念。本質上反映的是經濟發展對人才需求的變化和動態調適過程。當人才需求量大時,6:4可被認定為大體相當;人才需求量小時,4:6亦無不可。說的極端一點,如果3:7能夠適應和滿足經濟發展人才的需求,那把3:7說成是大體相當亦不為過。對高中階段教育本身而言,大體相當是一個最基本的設定,是對職業教育規模和數量的底限性要求,棄守這一規定,中等職業教育很可能有不保之虞。尤其是在學歷高移成為趨勢的背景下,更應警惕這樣的危機和一些人為的不當忽悠。第三,職普比大體相當是保證分類施教的必須。人的稟賦、才能是有差異的。按照美國心理學家加德納多元智能理論觀點,由于智能結構不同,有的人擅長抽象思維,能成為學術專家,而職業教育的學生擅長形象思維,只能成為技術型、技能型、技藝型的人才。職普比大體相當就是給不同類別的人提供相宜的發展通道,其本真在于尊重個體生命成長的“這一個”,“順木之天以致其性”(柳宗元)實現學生的個性化發展。


堅持職普比大體相當是一種目標訴求,是國家既定的教育方略。關鍵是在當下還存在諸多觀念、體制、利益、政策、乃至教育自身問題的前提下,如何把它落實好、落到實處,這才是問題的癥結和要害所在。為此我們提出如下建議。


觀念轉變為前提。職業教育的發展取決于職業教育的對象對職業教育認同的程度,并決定著職業教育的發展狀況。在當下人們還普遍歧視職業教育、缺乏對技術的敬畏和尊重的背景下,顯然是不利于職普比的穩定和保持的。這就需要從觀念改變入手。觀念的改變是以觀念的更新和重建為前提,通過新舊觀念的碰撞,正誤觀念的博弈,傳統與現代觀念的對決而實現的。它是一個新觀念戰勝舊觀念的過程。重建職業教育新的觀念體系,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對歧視、貶抑職業教育的傳統觀念說不,推出具有顛覆意義的新理念,如習近平總書記第三次全國職教大會批示提出的“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的觀念,李克強總理強調的“崇尚一技之長、不唯學歷憑能力”理念,都是嶄新的價值觀念,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和人本情懷,必須大力弘揚。其次,有了正確的觀念,還必須創造有利于觀念踐行和落實的社會氛圍與條件,在實踐中彰顯新觀念的重要和價值,并努力將其落到實處。而不是僅僅停留在口頭上和文本中,而沒有行動。這樣長此以往,才能引導人們改變歧視職教的傳統觀念,起到糾偏和匡誤的作用,使新觀念逐漸在人們的意識中扎根,逐步成為人們的主流觀念。

 

 

 

總機:021-63171977  傳真:021-63171977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上海信息服務人才培訓中心  滬ICP備13012952號
XML網站地圖 HTML網站地圖

双重奖励老虎机怎么玩